资讯资讯
朱江洪:“父子之争”的幸存者
发布时间:2007-11-07 12:00:00
朱江洪:“父子之争”的幸存者
 
日期:2007年10月31日 来源:上海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
 
 
    【总片花】
    朱江洪:你虽然是领导,说你负责,你负责得起吗?
    作为上市企业董事长,他和集团企业之间的“父子矛盾”曾闹得水火不容;
    朱江洪:无中生有,捏造是非!
    因为铺天盖地的批评报道,他曾与记者对簿公堂;
    吴晓波:如果你来给GREE现在的一个改制状况来做一个评价的话,大概是什么样的评价。
    艰难改制路,朱江洪首次袒露心路历程,敬请关注《中国经营者》!
 
    【吴晓波出镜】
    在中国,明星企业家诞生最多的地方应该是家电业,因为大家可以很轻易地举出一大串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名字,你比如说海尔的张瑞敏,长虹的倪润峰,春兰的陶建幸,TCL的李东升,美的的何享健,科龙的潘宁、顾雏军,以及爱多的胡志标等等,而让人很感慨的事情是,这些名字中的绝大多数在今天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也就是家电业是明星诞生最多的地方,也是明星陨落最多的地方。今天大家要采访的是一个明星级的家电企业家,在过去的几年里,他经历了一场非常巨大的危机,这个危机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凶多吉少,所以他很多年来不愿意跟媒体见面,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天大家得到了一个机会,能够跟他坐在一起来分享这一段非常难忘的、在中国企业史上也可能会留下一笔的心路历程,大家今天要访问的这个人就是GREE电器的董事长朱江洪。
 
    【配音】
    朱江洪,1991年创办GREE电器,2001年起担任GREE电器股份有限企业董事长。朱江洪和GREE电器总裁董明珠堪称中国家电业界的“黄金搭档”,朱管生产,董抓营销,在两人的带领下,GREE电器从1995年至今,连续11年产销量和市场占有率均居行业第一,现已成为全球产量最大的空调企业。
    接受采访的朱江洪谈笑风生,但要是倒退3、4年,他恐怕想笑也笑不出来,因为当时他正陷在一场巨大的危机中。2003年,GREE电器与其控股企业GREE集团的矛盾公开化,GREE电器董事长朱江洪和GREE集团董事长徐荣水火不容,并被媒体迅速热炒成“父子之争”;2004年,GREE电器又因营销矛盾与国内最大的家电零售连锁企业国美电器一刀两断;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朱江洪迎来59岁生日,这对所有国企老总来说,都是一个相当敏感的临界点。
 
    【吴晓波】
    其实回过头来看,那个时间点,内外交困,是不是你做企业家那么多年来,比较困难的一个时间点。
 
    【朱江洪】
    应该说是有史以来是最困难的时候,那曾经来讲呢,一天我那个市场部收集全国的媒体,报纸,网站,最多的一天有三十几篇来攻击我的,无中生有,捏造是非,说我是侵吞国有资产,说我是褚时健式的人物啊,等等的情况,那么这个情况呢,确实来讲呢,非常困扰,非常困扰,所以曾经有一段的时间,我就叫他们来讲,这段时间你再怎么攻击我,再怎么样,你不要把这个东西再转过来,我不看了,因为我看了要影响我的精力,影响我的思维。
 
    【吴晓波】
    就当时宁可不看算了,
 
    【朱江洪】
    不看了,因为这个事情就不看了,眼不见为净。
 
    【吴晓波】
    你那个时候还告过一个记者。
 
    【朱江洪】
    就是这个北京大军经济研究中心这个。
 
    【配音】
    2003年12月,《粤港信息日报》刊发了一篇署名仲大军的文章《GREE再现褚时健式人物》,矛头直指朱江洪。褚时健是原云南红塔集团老总,59岁时因侵吞国有资产锒铛入狱。朱江洪认为此文是对他的严重诽谤,因而将编辑仲大军告上法庭,并最终打赢了官司。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仲大军是当时GREE集团董事长徐荣的大学同学。
 
    【吴晓波】
    你现在回过头来看就是说,当时有没有别的方式,更缓和的方式可以来解决你跟媒体紧张的矛盾?
 
    【朱江洪】
    没有,必须要通过,因为你再怎么样搞,没用,人家不相信,只有通过法院,作为裁判员一样,谁是谁非,通过法院来裁判,人家才相信。
 
    【吴晓波】
    就你想通过这样的行动,向公众,向你的上级来证明你没有侵吞国有资产,你是一个清白的一个人,但那个时候,其实你跟集团的矛盾还是很(激烈),当时叫父子之争啊这样的,很利害,我看到的材料应该是在03年以后到06年,大概三、四年时间里面,换了三个董事长,当时为什么会轮着换这样的董事长。
 
    【朱江洪】
    国有企业来讲呢,最复杂的就是人事关系,因为它的领导人的产生不是通过市场产生的,不是通过这个股东大会什么产生的,
 
    【吴晓波】
    是靠任命的。
 
    【朱江洪】
    是靠任命的,那任命就有对某一个人的看法的问题,那这个来讲呢,往往就带有一定的片面性,所以我觉得来讲呢,这个是吧,跟集团的矛盾来讲呢,确实也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主要就是一个经营观点,还有对企业发展的战略,策略上的问题产生了很大的矛盾。
 
    【配音】
    表面上看,GREE“父子之争”是不同利益集团间的矛盾,但真正的深层次问题,是国有企业管理者与资产所有者之间的权力调整,摆在朱江洪面前的,是当今中国企业变革最重要的命题之一,他将如何渡过这片险滩呢?
 
    【吴晓波】
    其实我很认同你刚才讲的这些观点,因为在过去的,应该说十年左右时间里面,几乎证明了这个公理,就说你在一个完全竞争领域下,像家电这样,竞争那么激烈,你只要产权问题不解决,你是必死无疑的,你看像长虹啊,春兰啊,很多衰落都跟那个有关系,我是专门研究过华南地区,像科龙这样的一个案例,我觉得它跟你有点很相似的地方,我画一个东西给您看一下,它们基本上是上面有一个国有的集团,那么其实在科龙这个案例,大家看到的一个情况是,首先创业者被清除出局,接着就是大股东开始利益诉讼,把它掏空,掏空以后,最后面卖给了一个顾雏军, 当时发生这些情况的时候,你是怎么来看这些跟你同行业的一些企业,它们的一些境遇呢?
 
    【朱江洪】
    很多记者啊,很多学者问过我这个问题,像你们这种体制没道理你这个企业会搞好,因为来讲,你整个治理环境就不是太好,一层一层的,层层来管理,你稍微不听话,或者你不按照上面的意见来办,那就引来杀身之祸,所以这种情况来讲呢应该说随时都可以发生,是吧,但是确实来讲呢,作为GREE上市企业的经营者来讲,他不这样考虑,因为来讲呢,我作为这个上市企业的经营者,我认为我不完全是代表你大股东的利益,我还要代表中小股东的利益。
 
    【吴晓波】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你觉得这对你来讲是一个问题。
 
    【朱江洪】
    因为我这个人的性格来讲呢,有点犟,有点犟,
 
    【吴晓波】
    我听说了。
 
    【朱江洪】
    我总认为来讲呢,我看中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办,我不管我的上级怎么样,什么意见,我是坚决来讲呢要顶着干的。
 
    【吴晓波】
    但是他是你的老板啊,是你的(领导)。
 
    【朱江洪】
    这个事情呢曾经为了某一件事,我当时来讲呢还是,没上市的时候, 我就曾经跟集团的领导,争持得非常利害,甚至拍桌子。
 
    【吴晓波】
    你拍还是他拍?
 
    【朱江洪】
    我拍啊,我拍啊,
 
    【吴晓波】
    一起拍?你拍啊。
 
    【朱江洪】
    因为我这个人来讲呢,我觉得我这个意见是对的,我说明给你听,你不听,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来讲呢,如果说我按照你的意见做,那我这企业产生搞不好(的情况),谁来负责,你虽然是领导,说你负责,你负责得起吗?
 
    【吴晓波】
    你这样跟他们讲吗?
 
    【朱江洪】
    所以这种情况下,我就是这样讲的,所以我在很多问题上,我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但是来讲呢,如果是说,上面的领导心怀比较宽松一点,他过后,觉得你的意见确实对,他会更加重用你,但是呢也有这样一些领导,你跟我顶,你就是对了我也不用你,
 
    【吴晓波】
    决大多数是这样的。
 
    【朱江洪】
    往往有这样,这种人也不少。
 
    【吴晓波】
    当时最大的矛盾是产生在哪几个点上面。
 
    【朱江洪】
    原来的凌达压缩机厂,那当然现在这个收购来了,但以前是GREE集团的一个,还是很重要的一个子企业,总经理是高国平,高国平现在已经判刑了嘛,那么有些人就提出来,由高国平来兼任董事长,我是坚决反对,我说你们不了解他,我了解他,这个人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你最起码,如果是董事长是另外一个人,还可以适当管一管,如果董事长又是他,总经理又是他,完全失去控制了。
 
    【吴晓波】
    这个事跟你GREE电器没啥关系。
 
    【朱江洪】
    但是我参加了讨论了。
 
    【吴晓波】
    你就是一定要做。
 
    【朱江洪】
    我一定反对,最后来讲呢,他要表决,表决我就投反对票,我就投反对票,我坚决反对,我说你如果是给他做董事长,这个企业必死无疑,当时都已经很明显,但是没办法啊,人家那个权力大啊。
 
    【吴晓波】
    那其实你是很岌岌可危,你是在做事情,但你要上帝保佑,上面哪一个是开明领导,如果这个婆婆是一个管得很凶,或者心胸很狭窄,你就走投无路。
 
    【朱江洪】
    甚至有些时候我连辞职报告我都打好了,不行我就辞职,
 
    【吴晓波】
    有过这样的情况?
 
    【朱江洪】
    有过这样,因为我觉得讲,你说人嘛,这个事情一定要讲真心话,实话,所以我最佩服的就是彭德怀,他讲了实话,讲了真话。所以有时候,我也跟有些副总啊,集团有些副总也交流,我说你们集团以前来讲失误那么多,建那么多企业,没几个能够赚钱,最后都是国有资产大量地流失,我说你们,当然可以把这个责任推给一把手,但是你们决策的时候,你们参与了讨论啊,你们什么意见啊?你们不能够人家一讲完,好啊,正确啊,伟大啊,你不能这么讲,你一定要把事情的真实的情况,如实地跟一把手反映出来,由他去决策,你最起码你要反映情况,你不能够随便附和,你这样搞,我认为是对工作,对事业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配音】
    从2004年到2006年的短短2年间,GREE集团走马灯似的连换3任董事长,朱江洪却始终 “屹立不倒”,这大部分归功于他的过硬实力,据GREE集团2002年数据显示:集团220亿元工业总产值中,210亿元是由GREE电器贡献的,这个数字也占了整个珠海市当年产值的半壁江山。对朱江洪来说,“神奇大逆转”出现在2006年,这一年,已过退休年龄的他终于升任GREE集团董事长,“父子之争”就此终结。戏剧性转折的背后,究竟有什么玄机呢?
 
    【吴晓波】
    我在前几年曾经很关注过GREE这个案例,你看我写过《大败局》。我甚至认为,你和大股东如果沟通失败的话,如果你一旦离开GREE的话,GREE一定会死,就是会写到《大败局》这本书里面去,那我现在很好奇的就是说,到底在哪一个点上面,最后面你获得了胜利?
 
    【朱江洪】
    我已经做好了退休的准备,市里面应该也有这个意思,甚至也找过我谈过这方面的事情,叫我做好(准备),
 
    【吴晓波】
    这是哪一年?
 
    【朱江洪】
    应该是2005年左右吧,
 
    【吴晓波】
    就是你六十周岁的时候。
 
    【朱江洪】
    2005年左右,我说你不用跟我谈,我早都已经准备好了,我说如果是为了个人的利益,那我离开了GREE可能好多遍了,你要我,我就干,不要我,我随时就走,我说你今天下通知,明天我就走,我可能不会多留一天。
 
    【吴晓波】
    那最后这个通知没下。
 
    【朱江洪】
    没有,没有,为什么呢,就是产生你刚才问的,是什么会转折这个情况,那么2005年不是搞了股改嘛,
 
    【吴晓波】
    就是股权分置改革。
 
    【朱江洪】
    这些基金啊,应该起了很大的作用,(基金经理)他们很多都这样回答,你这个方案多少大家不太感兴趣, 大家最感兴趣的朱江洪能不能留任,那么这个来讲呢,使(珠海市领导)他们认识到,我这个位置、这个份量,那么这个情况来讲呢,最后来讲呢,(GREE集团)在股改里面专门有一条,支撑朱江洪继续担任GREE电器的董事长。
 
    【吴晓波】
    其实最终是资本市场,或者是市场救了你,或者留住了你。
 
    【朱江洪】
    所以这个情况来讲呢,这点来讲呢,应该起了很大的作用。
 
    【配音】
    另一件事同样起了很大作用:由于盲目多元化及经营不善,GREE集团在2005年深陷债务危机,银行也因其不良资信拒绝贷款,此时迫切需要朱江洪这个“实力派”出马相救。
 
    【朱江洪】
    后来一去之后,银行态度很快,马上就改变,主动找上门,没几个月就全部把它的经济链打开了,那个经济危机啊,各方面的债务危机啊,就全部把它全部消除了,现在再加上减持啊,各方面,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良性的一个这样的企业。
 
    【配音】
    当上集团一把手后,朱江洪开始自上而下地推进上市企业的改制工作。在2006年GREE电器的股改方案中,GREE集团宣布将其所持GREE电器4.91%的股份,参照每股净资产价格售予上市企业管理层,同时开始不断减持上市企业股份,目前GREE集团已从原先58%的绝对控股,降到了现在27%的相对控股地位。
 
    【吴晓波】
    你现在其实是,又是集团的董事长,又是上市企业的董事长,现在一切操控于你手,那么你现在在你的规划中,怎么来定义和设定未来集团和上市企业的关系?
 
    【朱江洪】
    那么按照市里面的战略意图,(GREE集团)它还是适当地减持,减持,(GREE集团)就变成一个公众性的企业,但是呢集团也相对控股,那么以这样的一种格局来处理。
 
    【吴晓波】
    大家看到集团把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给了经销商,应该说是你战略上的一个考虑,那么未来会有一部分股份会转让给大家的管理层吗?
 
    【朱江洪】
    这个应该不会。
 
    【吴晓波】
    大家最后是,我做了一个表格,是把过去将近十年里面中国家电行业搞产权改革的很多一些结果,然后呢GREE也在里面,我想请您看一下,然后呢,请您最后是给GREE现在的改进方法做一个定义,我觉得,你看大家看过来,都是中国非常著名,非常好的企业,如果你来给GREE现在的一个改制状况来做一个评价的话,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名词?
 
    【吴晓波】
    朱总给大家的回答是稳步前进,就说大家已经有了很大的一个进步,但仍然会在(各个方面)做很多的突破。
 
    【朱江洪】
    继续努力。
 
    【吴晓波】
    继续努力,今天非常感谢朱总接受《中国经营者》的采访,谢谢朱总。
 
    【吴晓波出镜】
    访问朱江洪的时候,我常常想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讲过的一句话,他说一个企业要成功,首要条件是必须产权清晰,可惜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中国的企业变革一直试图绕开这样的一个企业公理,朱江洪最终能够在“父子之争”中涉险过关,实在是一件让人很高兴的事,我想这中间大概有三个原因,第一,他是一个有智慧的人,第二,有智慧的人碰上了一个开明的政府,第三,他是真的运气还不错,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经营者》,大家下期见。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试飞 GREE服务首都新国门
2019-05-13
3年再造一个GREE 擦亮中国制造“金字招牌”
2019-04-29
斩获日内瓦发明展六大奖项 GREE创新成果享誉全球
2019-04-23
GREE空调连续八年顾客满意度第一 市场口碑表现双佳
2019-04-04
勇担社会责任 GREE荣获慈善突出贡献奖
2019-04-04
GREE“冰洗”领域火力全开 洗衣机、冰箱生产基地洛阳开工
2019-03-20
2019AWE盛大开幕 “硬·核”GREE品牌战略多维升级
2019-03-14
GREE智能家居集成亮相AWE 三大核心科技打造新业态
2019-03-14
打造健康美好生活,GREE电器首度亮相美国家庭用品展
2019-03-04
GREE电器董事会换届完成 董明珠顺利连任董事长
2019-01-17
业绩“常青树”成色不减 GREE电器2018年预告营收破2000亿
2019-01-17
GREE自主创新“硬核”科技 2019美国AHR展掀起“中国热”
2019-01-15
GREE电器专利排名“再上层楼”,居全国第六
2019-01-15
获评2018“中国品牌案例”,GREE领跑创新品牌发展
2018-12-28
匠心“质”造 GREE品牌产品双获“人民之选”
2018-12-28
获空调业首个中国专利金奖,GREE问鼎常识产权之巅
2018-12-28
GREE多维度获认可 荣膺“用户满意标杆企业”
2018-12-20
GREE再获金鼎奖 以质量“口碑”擦亮品牌“金杯”
2018-12-20
创新驱动 责任担当 GREE再获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企业奖
2018-12-20
GREE智能装备闪耀珠洽会,创新发展助推先进制造升级
2018-12-2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