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资讯
案例解读:GREE渠道联营体的珍珑棋局
发布时间:2007-05-23 12:00:00
案例解读:GREE渠道联营体的珍珑棋局
 
2007-05-11     中国营销传播网      张德华
 
    引子:棋行天下,厂商联营体独树一帜
 
  GREE渠道因为独树一帜的厂商股份联合经营销售模式独行江湖,GREE的这种模式从诞生以来就一直饱经各界争议和讨伐,然而其却异常顽强而稳固的“活”得很好。GREE厂商联营体模式产于混乱的空调行业战国时代,其在武汉率先联合业内大户合股成立股份制联合销售企业,把品牌及销售的双方利益捆绑到一起,成功的破解了当时千篇一律的“价格战”,赢得终端认同;后来在03年发生了大家所熟知的GREE国美事件,更是将这种模式升华到学术研讨的范畴。如今,GREE数千家专卖店遍及全国,星罗棋布,国内渠道销售比重惊人的达到85%以上,呈现燎原之势。GREE“厂商渠道联营体”模式因此横行天下,连续9年国内市场销售第一,无人能敌,颇有浓厚江湖特征的“珍珑棋局”之美誉。  
 
  布局:联营体的核心在于利益捆绑共进退
 
  GREE渠道联营体的由来:早在1997年,GREE在湖北的四个经销大户,在当年整个行业空调大战中,为了抢占地盘、追求利润,搞竞相降价游戏,结果GREE在湖北的市场价格体系被冲得七零八落。GREE和经销商两败俱伤。
    为此,时任GREE销售总经理的董明珠涌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几度赶赴湖北,促进当地的大经销商和GREE厂家抱成一团,并肩作战。不久,董明珠的想法得以实现,一家以利益为纽带,以GREE品牌为旗帜,互利双赢的联合经营实体——湖北GREE空调销售企业诞生,由厂商共同出资组建、各占股份、并实施年底共同分红。他的核心理念是渠道、网络、市场、服务全部实现统一,共同做市场共同谋发展。在这其中,GREE只输出品牌和管理,在销售分企业中占有少许股份。湖北GREE空调销售企业在成立后的第二年就使销售上了一个新台阶,增长幅度达45%,销售额突破5亿元。
    GREE在联营体出现前后,其合资销售企业的财务管理也出现了一些不同,GREE联营体更加注重在品牌以及服务方面的投入,而这两块的投入按照销售额的比例可以迅速在货款中扣减。品牌以及服务的投入推动了其质量水准的提升,大大增强了代理商层面投入“品牌与服务”的动力,对于GREE品牌而言,更是良性推动,而这在传统代理商看来是最不愿意去冒险的投入范围。
  再者,原先代理商必须先打款才能得到货品,任何地区都不能例外,保证了GREE财务安全。成立渠道联营体后,GREE总部向联营体派出财务人员进行监督,在对区域市场供货后,当联营机构分销到下一经销商取得货款后再打回总部,极大地改善了区域联营体的运作风险,可以把更多的现金用来投入到市场建设以及营销推广。
  随后,GREE迅速迈开步伐,将这一模式向全国其它地区全面推广,先后在重庆、湖南、河北等全国32个省市成立了区域性销售企业,由这么多分支机构开拓的数千家专卖店以及其他销售渠道形态形成了GREE空调破解激烈竞争、奠定国内销售桂冠的“GREE厂商渠道联营体”。  
 
  解析:GREE渠道联营体的渠道矩阵
 
  可以看出,GREE的渠道简单说来是“三级体制”规划,厂家→厂商联营体→渠道体。这里面,厂家是决策层,厂商联营体是实行层,渠道体是GREE到达最终消费者的平台和桥梁,可以说,厂商渠道联营体这个环节是核心环节,要承上启下,同时又有销售任务的分解完成压力。
  厂商联营体是GREE创新的渠道举措,激发了经销商的信心和动力;但为什么GREE要以专卖店作为主导的零售形态呢?当时,空调整个行业都看海尔,海尔的“服务”做得最为出色,这是由于空调产品安装、维修特点决定的,GREE开专卖店的最初目的,也就是想让GREE专卖店未来的服务走向专业化、标准化。这种专业化、标准化的要求按照董明珠的话来说就是:只要某一个消费者在GREE专卖店买一台空调,GREE全国营业网点都知道他在哪一家专卖店买了什么型号的空调,什么时候装的机,该消费者所购的空调无论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出现质量问题,只要打个电话,GREE的服务就能即刻到位。
  海尔凭借服务赢得名声,但海尔在产品质量控制上稍逊于GREE。因此,当GREE开设专卖店,在产品质量和服务优势的双重口碑下,GREE的专卖店逐渐成为GREE销售的中流砥柱,并逐渐演化成为GREE特有的主流零售体系。
  用简单图表表示如下:   
三级经销商及以下的渠道组织在此没有标明,因为在大连锁尚未企及的二三级市场,几乎所有厂家的销售组织和渠道形态都是相似的。GREE的特殊,主要在于它在一级市场也是以专卖店模式为主体的渠道规划。而针对二三级市场,GREE的专卖店销售则依靠其强大的品牌覆盖以及区域经销商的通力协作,与大多数品牌企业的渠道形态区别不大。如果有区别,也就是GREE和经销商股份制销售企业作为管理平台的不同,其他大多数企业,多是企业自己设立分企业或者办事处进行纵向管理。 
 
    险局:两度脱险的模式之论
 
  事件之一:2001年初,珠海GREE在湖北成立了一家“新欣GREE企业”取代湖北GREE销售企业,随后,年销售逾5亿的湖北GREE销售企业开始停止营运。
  同年4月中旬,GREE总部方面认定安徽GREE总经理在企业内部管理过程中违规越权,主要是因为货款不及时交回总企业,并越过GREE派去的财务部长,将资金调为他用。随后GREE总部就强行封了安徽GREE的银行账户和仓库,安徽GREE至此彻底停止销售。GREE在湖北、安徽采取的强制手段,曾一度蔓延到全国各地其它一些销售企业,一时间,GREE渠道风雨欲来,动荡不安。
  事件之二:2005年10月,GREE爆发了一场“格格不入”的品牌企业间的尖峰对抗。格兰仕曾经多次向珠海市政府要求控股GREE电器,此事后来功败垂成,GREE电器高层由此对格兰仕颇为“忌恨”。由于在之前时间GREE原湖北经销商郎青与原河北经销商史泉从GREE“反水”到格兰仕,GREE将这个“忌恨”演变到极点,于是,从河北开始,GREE高调宣布在全国范围的所有经销渠道封杀格兰仕,不允许GREE的经销商销售格兰仕的空调产品。
    可以说,不论是GREE果断撤销违纪联营体,还是后来高调在渠道体系中清除格兰仕,这几步都是实实在在的“险”棋,都会在GREE的渠道体系引发相当强烈的震荡。至于04年发生的与国美决裂事件,反而是对联营体的强烈支撑,在此不提。 
 
    解析:GREE厂商联营体抗风险能力体现在哪里?
 
  既然是一种阶段领先的模式,作为一个“异端”,势必招致竞争对手的破坏,甚至会由于内部不和等原因,致使联营体的瓦解,GREE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应该说,他的联营体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也遭遇了上文提及的几次“险棋”,但结果都化风险为平坦,高歌直前,于是引起思考,GREE这种联营体的抗风险能力是如何实现的。
  先来分析GREE的联营体结构。GREE目前依靠专卖店(兼营工程业务)、部分大连锁、商超等渠道进行销售,而在这个份额里面,大连锁所占的比重在6%以下,绝大多数的销售(85%以上)在其专卖店完成。
从GREE高调抛弃违规操作的渠道联营体以及高调在渠道体系封杀格兰仕可以看出,GREE渠道联营体的成功必须取决于以下三点:
 
    第一:必须能控制
    GREE对于联营体以及经销渠道选择的原则首先就是“必须能控制”。渠道是实现产品销售的平台,代表品牌的利益和立场,失去渠道的帮助,品牌寸步难行,但渠道一旦过分自倚自重,不在乎品牌厂家的得失和利益,势必“谋杀品牌”,就变成整个卖场只有一个品牌——渠道商自己的品牌。消费者购买产品,不需要认购产品品牌,只要认可渠道品牌就行了。所以当国美擅自降价,使得GREE“失去对自己产品渠道的控制力”,GREE必须奋起反击;当联营体谋取私利,GREE同样手起刀落,毫不含糊。而只要能够控制,格里对于联营体的支撑也是巨大的,从铺货免现、形象服务投入政策可以看出这一点。而GREE实施这些政策大方的意图也是很明显的,就是联营体必须要接受总部控制。
 
    第二:追求销售数量的最大化
  其次,GREE渠道建设的原则是“追求销售数量的最大化”,这一点放在“必须能控制”这一原则之后。GREE的产品利润率在国内家电界一直保持较高水平,但大家不能把它归结为“追求成本最低化”制约的结果。看一下GREE的渠道构成,它是以专卖店为主的“多元渠道共存”的销售模式,大连锁、商超、专卖店、批发等等这些渠道GREE都在极力发展。只不过专卖店销售的数量占据了绝对的位置,大家看到,GREE“忍痛”割舍了国美,就在不久的后来GREE高调和苏宁、北京大中结成战略合作联盟,这说明一个道理,只要是能够销售的渠道,在可以控制的前提下,都是GREE发展的目标,在这一点上,大家在GREE身上看不到任何节制或者保守的现象。
 
  第三:专卖店为销售最大化承担渠道风险
  目前,由于其他企业大多紧紧跟随大连锁在一二级市场进行销售,因而GREE的经销商自建专卖店模式显得很另类,从而自成一派。
  很多企业都曾经把专卖店建设当作主要的渠道模式,在大连锁火爆之前,代理商(经销商)也都有过强行压制企业的供货成本,受到企业的反感和排斥。春兰“星威”连锁、华帝连锁、美的千店工程等等都曾经流行一时,但他们都没有成为主流,纷纷溃败。华帝仍然在做专卖,但他的专卖都集中在二三级市场。
  GREE的专卖店体系是区域渠道联营体直接管理,由区域联营体或下级经销商自建而成。专卖店的选址、销售都由经销商自主确定,因而,专卖店的分布很不均匀,有的在小区里面,有的紧贴大连锁,有的在不繁华的路面上。只要能卖货,GREE都支撑。
    确实,GREE连续多年的市场地位以及过硬的产品质量赢得口碑,消费者可以直接在专卖店购买产品,这与GREE品牌和产品形象密不可分。可以说,专卖店体系作为GREE联营体循环中最重要的渠道形态,承受着最大的风险。
 
    破局:联营体必须为经销商创造可持续发展利益
 
  GREE曾经的湖北、安徽等地危机进一步表明,现阶段GREE经销商随着自身实力的不断增强,已经居安思危,长期的专卖店模式操作,各经销商也产生疲劳状态,需求新东西,需求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而且,虽然GREE渠道联营体不留任何利润的把产品经销下去,但下级经销商所开设的专卖店单纯依靠GREE专卖店所带来的利润率的增长随着店面的不断增多而逐渐减小。就单店而言,个体利润增长率逐步减少,GREE需要对专卖店体系进一步创新。
 
  销售成本的控制
 
  GREE专卖店的建设成本是由区域具体的经销商和GREE区域联营体一起完成,经销商负责主要的固定成本,比如租金、进货,GREE负责形象方面的投入,并根据经销商的具体情况给予一定的资金透支额度。应该说,GREE专卖店的建设成本相对不高,而且对经销商选择的条件也不高,这给社会流动资金带来了很大的机会,由于GREE品牌的强大,经销商经营的安全系数也较高。
  但在销售的过程中,由于是单店经营,在大连锁促销力度的压力下,GREE促销这一块做得较弱,联营体给予下级经销商及其店面的促销政策力度不够,经销商在销售的时候,所需要付出的难度相对较大。GREE在获得强势市场地位之际,加强促销成本的付出,非常值得而重要。
 
  品牌与服务的进一步渗透
 
  与大连锁不同的是,GREE联营体建设管理的零售终端可以直接面对顾客,可以在一个特定的“GREE环境”中向消费者传达更丰富的品牌信息,联营体当初的优势也正是这一点,在各大品牌企业不断加强渠道政策力度的时候,GREE已经走过这一步,有了雄厚的渠道基础,在这个基础之上,进一步渗透品牌与服务理念,推行安装维修服务的高标准,这对于GREE联营体的竞争力是一个促进,可以确保在渠道领先的基础上实现品牌与服务的再次领先。联营体再次成为品牌与服务的输出机构,这对于下一级经销商以及门店的成长有深刻的意义。
 
  必须加强单店区域保护的政策力度
 
  GREE追求“销售最大化”,只要能销售,都可以建立零售网点,但市场需求和区域竞争环境的不同,决定了GREE的店不可能无限制的开下去。GREE在保证销售指标的同时,必须注意加强区域单店保护的力度。
  竞争的恶化是外部环境,GREE店与店之间的竞争则属于内环境的相互削弱。因此,GREE除了应付外部环境的竞争,还必须着手专卖店体系的优化和控制。  
  GREE联营渠道体,本质上是为双方创造一个捆绑一体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当区域联营体再次联营终端,这又将零售终端紧紧地捆绑在同一个链条上,三环相扣,车马炮同心协力,联防出击,渠道联营体方能经久不败,保持旺盛的生命力,谱写商业渠道的珍珑棋局。
  
GREE“双智”亮剑重庆智博会 展现中国造“智”力新高度
2018-08-24
重庆智博会开幕 “GREE零碳健康家”全球首发
2018-08-24
西非再添新标杆 GREE服务多哥议会大厦
2018-08-16
参与多项标准制定,GREE在国际舞台发出“中国声音”
2018-08-16
《让世界爱上中国造》奏响世界机器人大会 “中国造”机器人惊艳全场
2018-08-16
GREE电器两院士工作站揭牌 为中国造注入强“新”剂
2018-08-09
GREE入选国家节能标准化示范创建项目名单 树立行业绿色标杆
2018-08-08
网购最受欢迎的电器品牌出炉 GREE凭六项大奖成 “大赢家”
2018-08-08
珠海凌达获国家级认可,打造可靠 “强心”让世界爱上中国造
2018-08-08
GREE继续领跑中央空调市场 领先优势再扩大
2018-08-08
中标过万台!GREE成广州政采“香饽饽”
2018-08-08
GREE获批国家级消费品标准化示范基地试点,助推行业建立标准化体系
2018-08-08
中标非洲内马铁路 GREE“中国造”线牵“中国梦”与“非洲梦”
2018-08-08
GREE:用绿色制造 制造绿色
2018-07-19
日本媒体发布全球家用空调市场份额调查 GREE位居榜首
2018-07-19
南京“新会客厅”迎来GREE“超级工程之选”
2018-07-13
2018年上半年发明专利授权量排名发布 GREE成唯一进入前十名的家电企业
2018-07-13
董明珠获 “管理科学奖” 成家电行业唯一入选企业家
2018-07-13
回归廿一载 GREE与香港“冷暖相伴”
2018-06-30
“官旗”粉丝破200万 GREE稳居京东家电TOP1
2018-06-3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